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做了让女学生舒服的事
做了让女学生舒服的事

做了让女学生舒服的事

刚踏出教室宿舍,就看到一辆小福斯缓缓驶进宿舍前的空地。
赶紧把窗户打开,坐在书桌前面向从车里出来的小个子。

  「李专员早啊!这么早就来视察了呀!」

  我坐在椅子上,亲切的向来人招呼。

  「刘老师也早~~看你刚刚才开窗,想必是刚刚起来吧?」李专员站上窗前的石板,视线和我平行。

  这也是我为什么没站起来迎接她的原因,第一次见面后三十公分的身高落差,让我这小小上司的心灵受到严重的打击。

  从此之后,我就要尽量在两人面谈的时候维持平视的高度。

  「呵呵……昨天整理赵老留下来的东西,弄得有点晚…」我笑呵呵的打马虎眼,希望她可以快点看完她想看。

  毕竟我的浴室里还有个赤条条的萝莉,待久了指不定出什么乱子。

  「嗯……刘老师……那什么……虽然是年轻人……但是这里毕竟是学校,希望你克制一下。不要一大早就不注意整洁,让学生们看了不成榜样!」李专员皱着眉头,显然是闻到的屋里淫糜的气味。

  虽然板起脸来对我说教,但是双颊还是浮起了红晕。

  「呃……好…我会注意的。」

  看着平常对我不苟颜色的李专员也会露出这种小女儿神情,让我不禁呆了一下。

  「你……刘老师,还有什么问题吗?」

  看我有点痴的看着她,加上房里的气味。

  可能觉得我把她当成了意淫的对象,马上又变回冷冰冰的铁处女。

  「没事!没事……请问专员这么早来是为了?」我马上收起散漫的表情,认真的请教。

  「只是先过来看看而已,和村里妈妈们约的时间还没到。」李专员的表情显得有点无奈。

  「又是社会科的事啊!专员真是辛苦了,连失踪儿童的事情都要处理」我努力的拍着马屁。

  「没什么,是我该做的……」

  她的表情并没有因为我的马屁攻势而开朗,倒是显得有点惆怅和无奈。

  「老师好!李校长好!!」

  萱萱和她的一干男伴们在教室旁大声向我们问早。

  「早安~~~这么早就来学校啊?」

  李专员别过去的侧脸总算见到了阳光,看来真的是对小孩子比较有爱心。

  真希望她这种社工的博爱能分一点给她面前的同龄人,不要动不动就怒目相视。

  「是啊!我们要去后面找蝉的壳!」

  一头短发的萱萱活力四射的样子,另外三男一齐点头。

  「要小心啊!别跌倒了!」

  李专员像个唠叨的妈妈。

  「好~~~~李校长掰掰~~~~」

  萱萱挥着手,带着她的小弟们往后山去了。

  「我也该走了,刘老师,请多努力。」

  李专员恋恋不舍的看着他们消失在小坡上,才转过头来对我说。

  「是!」

  我坐直了身,目送她上车离去。

  马上跳起来打开浴室的门。

  「你怎么还没穿衣服?」

  我看着和进去时同样姿势的雨嘉「人家…人家怕被李校长发现,所以都不敢动」

  终於松了一口气的雨嘉这才开始着装。

  「好~~~把衣服穿一穿,等一下去教室叫同学们先自己看书。」我交代完雨嘉后,就往后山去看看那些小鬼找到多少蝉壳。




  雨嘉说的小房子,只是小铁皮屋。

  有点偏离主要道路,声音不要太大的话是不会被路人听到。

  外观看起来破破烂烂的,如果不是事先知道,大概也不会知道他们躲在这里。

  说起来,真是个打野战的好地点。

  我蹑手蹑脚的靠近小屋,就听到低声的喘息和说话声。

  平常要这些家伙静一下都不可能,现在倒是挺安份的。

  要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也挺容易,随便找一个裂缝往里看就行了。

  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,但里面的淫乱场景还是吓了我一跳。

  肥肥站在萱萱的对面,胖胖的肚子下去是小不隆咚的阴茎。

  伟峰和尚程分立两侧,裤子也都脱到脚踝,露出比肥肥大得多的阴茎。

  毅豪则是躺在地方,硬挺的小香肠指着天花板。

  至於我们的女主角萱萱呢?她的短裤已经和内裤卷成一团被丢在一旁,坐在毅豪身上跃动式的套弄着未脱皮的阴茎。

  左右手握住伟峰和尚程的阴茎快速套弄着,小嘴也不断吸吮着肥肥的性器。

  在每天东奔西跑之下,除了短袖和短裤的范围之外都是健康的古铜色。

  M字蹲姿之下,屁股呈现紧绷的弹性,让人想要捏上一把。

  想不到只有在谜片中可以见到的梦幻场景,今天竟然被一个小学生实地操练给我看。

  虽然我很怀疑她正在套弄的小香肠是不是刚够进入阴道口?不过看四男沉醉的表情,这种生涩的性爱应该已经是他们的天堂了。

  不管是身为老师或是男人,要在一旁看着他们愉快的进入高潮是不可能的。

  我衡量他们越来越快的节奏,在最后一刻拍门大喊:「你们在干什么!」「呀~啊!」

  正准备播种的四个雄性动物在我一声大吼下,一齐发出了惊叫声。

  「啊!!呜……」

  只有萱萱发出了比较不一样的声音,因为她的惊呼才刚冲出口,就被三个男生射得满脸都是。

  尤其是正面对着的肥肥,射出的精华大部分都进了萱萱口中。

  身下的毅豪也把萱萱的穴口射得满是精液,不过大部分还是倒流回自己的肚子上了。

  「老…老师……」

  进入圣人状态的四个男生看到我,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「把衣服穿好,都回教室去……萱萱,你和老师回去洗一下脸。」我想了想,后山也找不到什么乾净的水源就做了这个决定。

  四个男生如获大赦,一溜烟就跑了,留下半裸的萱萱慢慢穿着裤子。

  男人大多是这种生物,满足了性欲之后要有承担问题的勇气就不太容易了。

  看着满头精液的萱萱穿好裤子,我一声不吭的向外走去。
  不过,



  心理思考着,要怎么样才能把萱萱收为自己的第二个禁脔。

  看她的样子,对做爱是不会抗拒的了。

  这次被我抓个正着,在惶恐不安之下,或许是个趁虚而入的好时机。

  我拟定进攻计画时,也刚好回去教室附近。

  「大家安静!不要说话,等一下老师就回来了。刚刚进来的男生快点坐好!」雨嘉双手插着腰,在我的桌子旁管理班上的秩序。

  不得不说,在一些待办事项上她都会细心的办好,认真负责的态度很难与床上的浪状联想在一起。

  「我带萱萱去整理一下,你让班上同学好好自修。」我挥手叫雨嘉出来交代事情,虽然看着我背后的萱萱满脸精液,脸上充满震惊,还是乖乖的点头回去教室。

  我带着萱萱回到我的宿舍,这大概是我认识这个小妮子以来,见过她最安静的十分钟了。

  「浴室在那边,去把自己弄乾净。」

  我指着浴室,带着强硬的语气命令。

  这时候让萱萱抱持足够的敬畏,对我等一下要做的事情越有利。

  萱萱虽然没有表现出抗拒的样子,但也不敢像平常一样和我顶嘴。

  低着头僵持了一下下,就乖乖的进了浴室。

  我在心中排练着等一下的情节:先问她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事,然后再和她说乱做这种事会造成的后果。

  最后以告知家长和学习良好的性交方式做交换,让她乖乖就范。

  虽然处理方式有点单调,但是临时也只能想得到这么多。

  何况,对一个五年级的小丫头,应该手法也不用多细腻吧?心思把定同时浴室里的水声也停了,从浴室出来的萱萱头发还滴着水。

  小嘴紧咬、两眼直直的盯着我,好像想看穿我的心思一样。

  「来,坐这边。把头发擦乾」

  我指着书桌前的椅子,顺便丢给她一条毛巾。

  「是~~~」

  萱萱接过毛巾,乖乖坐下擦头。

  难得看她毕恭毕敬,看来成功机率颇高。

  「老师问你,为什么会做这种事?」

  我坐在床上开始执行诱拐草案。

  「做这种事不好吗?」

  萱萱边擦头边看着我,双脚踢来踢去。

  小妮子,看我不破口大骂就开始放松了。

  「当然不好!随便和男生做这种事,如果你家人知道了会不会伤心?」我加重语气,小心的拿捏她的心理平衡,不能太随便也不能吓得太过了。

  「但是老师的小鸡鸡好像不是这么说的…」

  萱萱指着我的裤档,嘴角露出得逞的微笑。

  「不是……这个是……」

  被小妮子正面反将一军的我语塞了,从看到真人群交到刚刚想着怎么入手,下体就一直处在兴奋状态。

  「老师不用解释,人家知道喔!老师像表哥一样,是看到小孩子就会鸡鸡硬起来的大人。」

  萱萱伸长了脚,脚趾轻点着我裤子隆起的部分。

  「那是……」

  被指出我会对她下手的事情,我一阵错愕。

  是哪里出错了?是每天早上和雨嘉做爱被发现了吗?她知道的话,有没有说给其他人听了?还有多少学生知道这件事?越来越混乱的思绪,让我更加难以构思反击的言词,只能呆呆的听她说下去。

  「老师知道吗?人家现在里面没有穿内裤的喔……如果老师乖乖承认的话,人家就让你看小穴喔~~~」

  萱萱的脚隔着裤子摩擦我的肉棒。

  「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……」

  虽然下体的快感不断传上来,我还是嘴硬着抗拒着。

  看来是没有发现我和雨嘉的事,还可以找机会把主动权取回来。

  「如果老师拒绝的话,我就要大叫喽!教室应该听得到吧?」萱萱的微笑看着有点冷峻,明确的让我知道拒绝的后果。

  「是……」

  我只好先妥协,避免身败名裂的可能。

  要知道教室里那十几张加油添醋的小嘴,不知道会为这个镇带来多大的动乱。

  「嗯嗯……老师好乖,这个是奖励!」

  萱萱站起来脱下裤子朝我脸上丢来。

  「呜……」

 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裤子正中面门。

  幼女下体的香气带着酸酸的味道,在我脸上散开来。

  看来刚刚她也流了不少出来,弄得整件裤子都是女孩子的琼液。

  「哈哈,老师好笨,竟然没有躲开……哇~~~从在后山看过人家就变大的肉棒,变更大了!」

  萱萱蹲在椅子上,算是实现了让我看小穴的承诺。

  在这样的刺激之下,无法限制肉棒的棉裤,把我亢奋的情绪展露无遗。

  「为什么…要这样做……」

  我努力忍耐着萱萱逐渐加重的爱抚,对这个主动太过的家伙发出疑问。

  「因为……人家想做舒服的事啊~~~~自从表哥没有来找人家之后,就没有人陪我做了。人家只能和男生玩,但是又不是很舒服。找了很多人来玩,也没有像表哥那么舒服。谁教男生的鸡鸡都很小……」萱萱语带抱怨的抒发自己的欲求不满。

  「那…你有跟大人说过吗?」

  我试探性的问道,万一她曾经到处找人做爱,势必会被重点关注,如果对她下手的话风险就太大了。

  毕竟她只是爸爸出外工作,家里还有个妈妈,和被奶奶单管的雨嘉有所不同。

  「怎么可能!人家只是不小心跟妈妈说溜嘴,表哥就被舅舅打个半死,再也不来找人家了。等一下换我被打死。」

  萱萱一脸看傻子的表情。

  「知道会被打个半死你还敢做这种事?」

  我完全不能理解这个小妮子的逻辑。

  「人家不会说出去的,老师应该也不会吧?」

  萱萱俏皮的眨了眨眼。

  该说是天上掉下来的鸭子吧?完全不费事就自己送上门的肥羊还真没看过。

  「好啦!老师,乖乖把肉棒拿出来。」

  萱萱收回脚丫子,维持着小穴暴露的姿势命令道。

  既然没有立即的危险,我也就乖乖顺着她的意。

  姑且让她得意一下,等到做了之后还不知道谁控制谁呢!「哇!这样看起来更大了……比表哥还要大…这样插进去会不会坏掉啊……」看着我挺直的肉棒,萱萱不由得发出赞叹声。

  「所以你要乖乖放弃了吗?」

  我挑衅着。

  「才不要!来吧!」

  为了维持自己强势的主导权,萱萱在椅子上掰开小穴准备让我插入。

  正当我准备开始享用时,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我的兴致。

  「老师……你们好了吗?同学都在玩,没人听我的……」门外传来雨嘉的声音,看来是快哭出来了。

  光顾着和萱萱周旋,都忘了雨嘉一个人在教室扛着全班的担子。

  「你乖乖的,今天放学老师就让你做最舒服的事。」我看着一脸不甘愿马上就要闹起来的萱萱说。

  「好吧……如果老师说谎的话,我就去告诉爸爸妈妈!」萱萱认真的威胁道,虽然她的威胁也只有这种程度,很容易就看出在虚张声势。

  不过,既然你自己找死,就别怪我下手重啊!晚点一点把你操得永生难忘。

  「好啦!你快穿好裤子回来教室」

  我边在心中撂狠话边催促萱萱。

  随后跟着雨嘉回到教室,教训了几个胡闹的家伙。

  特别的是跟萱萱到后山纵欲的几个小夥子都特别乖,看来我的余威仍存。

  只是他们不知道心中的女神,刚刚用了各种威胁手段逼我上她吧?





  「老师~~~老师~~~」

  校门口就传来呼喊声,一个胖胖的身影远远跑来。

  「糟了…」

  虽然做了心理准备,但也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来,而且还朝宿舍直奔过来。

  我顾不得拔出肉棒,左手把萱萱拦腰抱起,右手把桌上的衣服抓住,闪身进了浴室。

  「老师?」

  小胖子肥肥直接推门而入,疑或的叫了一声。

  「噎…」

  刚刚被我以插入式抱进浴室的萱萱,在肉棒的冲撞下忍不住哼了一声。

  「老师你在里面吗?」

  浴室就在进来的门边,萱萱的声音轻易的传入肥肥的耳中。

  「喔~~是肥肥啊,老师在上厕所,有什么事吗?」为了怕她再次漏馅,我只能边回应肥肥,边把她的内裤塞入张开的小嘴里。

  至於几乎泡了一早上淫水的内裤是什么滋味,只有她自己知道了。

  「老师,妈妈中午有做马铃薯炖肉,要我拿来给老师加菜。」肥肥说话的同时传来碗放上桌的声音。

  「好,帮老师谢谢你妈妈」

  我自然的和肥肥对话,仍被我从后面插着的萱萱就不自然了。

  因为身高的落差,让她只能扶着门踮着脚,以免过深的插入让她又出了声。

  但是隔了一扇门板,同时和学生交谈和交合实在很刺激。

  肉棒又变得更大更硬。

  「噎…」

  感到体内肉棒的变化,萱萱吓了一跳。

  扭过头对我轻轻摇头,擒满泪水的双眼中满是哀求。

  这时候我才正视自己是个变态的事实,对自己苦苦哀求的女孩,竟能激起如此强大的性欲。

  於是我不顾被肥肥发现的可能,第三度开始干起小荡妇。

  「老师,你肚子痛吗?」

  肥肥听到细微的闷哼。

  「是啊…午餐可能有问题」

  我喘着气回答,正好表现出身体不适的样子。

  「喔~~那真的很不舒服,我上次也是…」

  肥肥善意的关心用错了地方,我正努力抽插着萱萱。

  萱萱也因为他迟迟不走而不能出声,扶着门板的手已经快在上面留下抓痕、口中内裤也快被咬穿,在在都显示出她是如何苦撑来自背后的攻击。

  只是这样的苦撑,换来的不是怜悯,而是更加强烈的攻势。

  为了不让同学发现,只好拼尽所有力气忍耐。

  「老师,你在生气吗?」

  在门外安静了一下的肥肥怯怯的问。

  「为…为什么?」

  进行一天中第四次苦力活的我,很难平稳的回应肥肥。

  「因为……早上的事…」

  肥肥回答得支支吾吾,看来早上的惊吓是留下了阴影。

  「喔~~~原来是那事啊……你知道那种事情是跟喜欢的的人才能做的吗?」我干着萱萱,问了个坏心眼的问题。

  「我……我知道……」

  肥肥的声音像受到了什么良心的谴责。

  「那你喜欢萱萱吗?」

  我的问题回荡在空气中,造成两个家伙不小的震憾。

  门外的肥肥沉默了下来,被抽插的萱萱也紧绷了起来。

  「喜欢……我喜欢萱萱…」

  肥肥终於做出了回应,听到回答的萱萱扭头用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我。

  「你喜欢和萱萱做那种事,还是喜欢萱萱?」

  我以不发出交合的啪啪声为前提,快速的抽插着被告白的萱萱。

  「我都喜欢!」

  把心里话说出口的肥肥,对感情的态度表现得极为坚决。

  浑然不知他倾心的对象,就在他面前同时接受告白和老师的奸淫。

  「就算她是个喜欢和很多人做那种事的淫荡女生,你也喜欢他吗?」感觉到萱萱在这种羞耻状态下,依然被我插得渐趋高潮。

  我试图用更刺激的话,让她在爱慕对象面前更加羞耻。

  「喜欢!我喜欢她!!」

  肥肥激动的情绪,让我不难想像他在门外紧握双拳的样子。

  在激昂的感情宣示之下,我和萱萱同时达到高潮。

  一波波精液灌入子宫时,萱萱低着头双手死死抵住门板。

  像是承受高潮的欢娱,也像是怕门外的爱慕者见到自己的丑态。

  「那……那老师,我先回去吃饭了。」

  在我们两个享受快感的时候,肥肥突然为了自己的激动难为情,抛下一句话后就冲回家去了。

  听着肥肥的脚步声远去,萱萱终於瘫软在地,无力的喘着气,下体的精液缓缓流出。

  疲惫的样子,像是刚才遭受十多个壮汉轮奸一样,连句话都说不出来。